4月4日,任正非接受了包括在内的多家媒体采访。 任正非在接受采访时谈到华为每年15 %的研发投入、云计算的发展方向以及中美人工智能研发水平。

 | 未分类

   任正非认为,“中美领先”这种说法是不恰当的,他还提到华为目前的研发将主要投资于基础研究的主渠道,人工智能部分的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;与此同时,”区块链”的研究与开发尚未列入议程。

   以下是《羊城晚报》采访任正非的回忆录《雷锋网》(公开编号:雷锋网)作出的不影响原意的摘录:

   记者: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。 你认为深圳的改革开放怎么样? 进入深水区的改革,深圳应该走什么方向?

   任:邓小平曾经说过,我们未来的目标是“社会主义+市场经济”;Xi总统谈到了实现这一伟大目标的措施,就是“法治、市场化”,讲得很好。 我们要认真贯彻这六个字,发展前景会很好。

   记者:我们现在面临什么挑战?

   任志刚:例如,我们曾经认为知识产权是帝国主义限制我们发展的工具,但今天我们认识到知识产权是最重要和最需要的。 如果把知识产权保护一点一点地落到实处,就会创造出越来越多的原创作品,创新也就成为可能。

   记者:在谈到改革与创新的关系之前,科技企业应该如何推进改革?

   任志刚:我相信这个国家会更加开放。

   第一,中国的科技企业一般都落后于美国,通过对外开放,让更多的人进来,他们的投资会对环境产生先进的影响,不会把我们从落后推向先进? 因此,外国公司的投资不能通过市场保护加以限制。 第二,外国公司一般负责。 我们公司对世界也很负责,如果我们出门总要搞名堂,我们能在170多个国家生存下去吗? 外国公司也是如此,它们受到约束,内部控制比我们严格。

   我国应坚持更加开放,欢迎外国公司投资,使中国儿童可以就业,可以进修深造。 在外国公司工作20到30年就可以成为专家。 我和台积电张忠谋说,在那些日子里,我们没有出国留学的机会,不可能有他这么好的条件,像他这样创业,成为世界领袖,我们只能从舢舨开始,没有技术做代理,没有资本是大家聚在一起的,渐渐地过来了。 但是今天我们国家已经有这样好的条件,为什么不更加开放呢?

   记者:我看到华为2月份与深圳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,今天又签署了战略协议。 有什么区别?

   任志刚: 2月份签署的战略伙伴关系协议是一个智慧城市,只是一个企业。 今天签署的战略协议不是针对企业,而是华为全球总部和领导核心。

   记者:我们一直非常关注华为的“搬迁”,你认为包括今天的签约在内,中国深圳的下一步发展计划如何?

   任正非:华为的“搬迁”不存在,我们从来没有想过要搬迁,都是媒体炒作的一部分。 我们总部总是设在深圳。

   记者:对于华为的全球布局,深圳的立场如何?

   任志刚:深圳总部是华为全球领导核心。

   记者:深圳已经实施了20个经营环境,努力营造良好的经营环境. 你在想些什么? 像华为这样的工业巨头如何需要一个更好的商业环境?

   任志刚:深圳的“营商环境”一般都很好。

   记者:这是华为在深圳扎根的主要原因?

   任志刚:过去我们创业的时候很穷. 我们一直工作到凌晨一两点. 我们去摊位吃了一碗炒米粉. 人们早上四五点起床为我们做早餐. 他们说你洋基队赚了很多钱. 我们拉了一点,广东人很宽容. 这是一个良好的商业环境。 现在法治取得了很大的进步,我们很满意。

   记者:你对加强深圳基础研究有何建议?

   任志刚:深圳积极投资基础教育. 它每年建立了这么多的大学,并增加了对几十所中小学的投资. 基金会研究协会迟早会成立。 更多的学生,更多的中学生;中学生越多,大学生越自然;更多的大学生. 自然是更多。 虽然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,但人类社会已经有五千年了,我们不能再等几十年了?

   记者:有人说:“中美两国开始在人工智能领域并肩领先.”?

   任志刚:人工智能不能建在沙滩上. 房子迟早会倒塌的。 人工智能的基本算法、计算能力、数据量,前两项我国是弱的,光靠强数据是不够的。 这方面你问李菲菲、丽芙,他们明白,我是外行。 欧美、日本的数学基础很扎实,比如我们做机器人,关键零件都是在日本买的,就算我们发达了,最赚钱的还是日本。 因此,我认为不适宜说中国和美国是带头的。

   记者:所以最迫切需要填补的是基础研究?

   任志刚:现在社会思想是泡沫,人人都想炒股,炒房地产,但数学不能“炒”,需要几十年的努力。 例如,5g有两个关键技术:长码和短码。 长码是1964年美国教授写的一个编码公式,短码是2008年土耳其教授写的一个编码方法。 围绕着这两个方程式,数十家公司几十年来可是成千上万的人在跟着研究,成为一个标准,确实知道有多难。 文学作品总是要编一个完美的人,比如科学家拉小提琴,其实世界上没有完美的人,科学家在某些方面比较突出,在某些方面也可能傻。

   记者:美国对华贸易保护措施对华为有何影响?

   任志刚:冲击不可避免,我们作为企业要慢慢克服。 最重要的是,我们几十年来一直遵守内部和外部的遵守规定。 我们不仅尊重国家法律、联合国决议,而且尊重美国的域外管辖权。 市场不买我们的产品,这是客户的选择,很正常。 如果我们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安全,原因是什么? 真相是什么? 证据是什么? 美国是一个法治国家,处理问题最终会说出事实和证据。 我们没有错误,如果只是谣言或误会,没有那么客观,我们也不会太在意。

   我国已经建立了良好的环境,坚持法治、市场化的道路。 政府不仅欢迎华为的发展,也欢迎世界上所有公司的发展,以支持国家的理想和梦想。

   四、华为的主要渠道及研发投入

   记者:去年以来,华为对外的感觉是,它正在进行一些新的改革,但在市场上,你可以看到滴滴、美团 … 包括其他三到五年成为“独角兽”公司,新经济特别活跃,想象空间特别大。 而华为的主要业务仍在运营商,但觉得运营商的增量在下降是边际效应。 因此,我想听听华为未来的跨境业务,在新的经济形势下会有什么其他考虑吗?

   任志刚:我们说的是水管,只是水流。 终端也是一个管道,它相当于一个“龙头”,企业业务也是一个管道。 我们的技术理论架构模型将实现摩尔每比特成本降低定律,使网络变得更简单。 由于网络的简化,我们的销售收入将继续减少,但对整个社会有利。 华为多年来一直在这样做,比如光网络的每比特成本,多年来实际上已经将价格降低了近1万倍,使互联网成为现实。 我们正在衰落,需要在基础科学方面做更多的研究。 但我们不会做多元化的生意,总是会把重点放在主渠道上,未来二三十年,我可能不再生活在这个世界上,但我相信以后的领导们会继续把重点放在。

   记者:这几年的研发成本特别高,约占销售收入的15 %,华为今后的研发将投资于哪些领域的创新?

   任志刚:主要对主要渠道的基础研究、人工智能部分的基础研究和应用研究。 人工智能的突破主要是算法、计算能力和数据,这些都是难以突破的,我们跟随世界的输入前进,同步发展世界。 “区块链”对我们公司来说,并没有列入日程。 算法的计算能力是非常复杂和极其困难的。

   在人工智能领域,目前我们主要做的是基础研究,用来改进内部管理,如果要应用到产品上,还有相当长的时间和距离。 对于尖端科学,研发实践先“射”,让子弹飞一会儿;看到“玩枪”的线索,只需要一个小小的研究讨论就可以决定;如果攻击“墙嘴”需要投资于“van frist弹药”,则由高层集体决策。

   记者:华为去年成立云部. 许多公司都在做云计算. 华为如何发挥作用?

   任志刚:在云计算领域,华为实际上并不做业务内容,我们只是做一个基本的平台。 这个基本平台就像东北的黑土地,谁能种植农作物,“大豆”、“高粱”、“平安城市”、“汽车” … 它真正的华为云是一千万个家庭内容的集合。 “土地”改造也很困难,直到今年我们还不能说真的搞好了这个平台。 传输和交换不是一个平台,而是这个平台的基础,华为连接着全球170多个国家,超过1万亿美元的网络股票传输交换,把它转换成一个平台,让所有的“庄稼”生长,这是我们的理想。

   我们有成千上万的合作伙伴,事实上,新闻报道中的“云”很多都是他们做的,他们做的成功,给了我们一点“土地”的荣耀。

   记者:华为的许多竞争对手,如爱立信、高通等,都在抢占5g的制高点. 华为5g的布局是什么?

   ren : 5g,如果我们生产成熟的技术产品,社会是否已经有了真正的需求? 如果社会需要还没有发展到我们想象的程度,我们放进去的意义就没有那么大,先进的科学技术研究并不代表社会需要已经产生。 因此,5g可能会被媒体炒作,我认为5g现在没有这么大的市场空间,因为需求没有完全产生。 如果无人驾驶需要5g,现在可以有几辆车处于无人驾驶状态? 事实上,船只和飞机已经实现无人驾驶,但如果飞行员不上飞机,乘客就敢上飞机? 这是事实。 在这样一个理想的时刻到来之前,需求是否出现了? 如果社会需要更多的带宽,4g可以做到,日本和韩国做得不好? 目前的设备还没有起到很好的作用,如果指望用技术代替,不切实际,系统工程不是喇叭口就能解决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