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久没去过日本了,日本的经济自90年代泡沫破灭以来,已经不像当初那么重要了。 第二,在不久的将来复苏的可能性似乎很小,安倍对日本的经济一直很差,做不到。 但在7月初一次日本之行中,仍然发现日本自身在全球化中的变化并没有改变,仍然非常值得台湾借鉴。

 | 未分类

   印象最深的是,在电车和新干线上,仍然看到很多办公人员拿着书籍或杂志,热衷于知识或来自印刷媒体,不像在台湾或中国大陆的公共场合几乎都看不到人看书,一台机器,都是低头脑的人在滑动手机。

   很多人对日本的印象是原宿、新宿、时尚高端,但这只是少数日本人,大多数人穿着简单,但可以看出,材料是麻、棉、丝等天然材料,而且熨烫整齐,少女很少化妆,但发型有自己的优点,而且看起来都是出自自己的手,说明她们并不是一味追求时尚。

   一般来说,日本人比台湾人礼貌、有秩序,无论真假,讲了很久也变成了真的,而你跟着他们的一举一动,自然别人也会给你同样的回报。 例如,在他们的演讲前必须有一个长的问候,你按照这个规则去问车站服务员、司机或商人,每个人都会礼貌地回答。

   在台北,公共服务人员的礼貌是不平衡的,例如,一些公交司机非常热情,每站都讲话,谢谢各位乘客。 有的人对客运问题漠不关心,站得越多,服务业在规范化的过程中,就让顾客有了预期的服务,而不是每次乘公共汽车,心情如洗三暖,就要看是什么样的司机。

   在日本关于采访对象的事情很不容易,经常写信和打电话来取得成功,但是一旦对方答应接受采访,他们就必须按时到达,回答问题就是尽一切可能提供答案,辅以资料,而且必须从历史出发,从大局出发,让来访者彻底了解,虽然时间拖得很久,但经过深入的交谈,往往发现他们对问题的观察又深又细,觉得学习很多,感叹台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   日本确实已经错过了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的电子时代,包括面板、半导体和移动电话制造业,并且一直领先于台湾和韩国。 一方面,日本对全球技术环境的转让过于麻木不仁,另一方面,对变化作出反应为时已晚.要跟得上国际的步伐,更难坚持以往成功的因素,例如重视资历、不轻易解雇员工等。

   日本学者称这种现象为加拉帕戈斯综合症,加拉帕戈斯群岛是赤道附近的一个小岛,有许多奇特的生物和植物,只有在这个小岛上才能生存下来。 比喻日本由于国内生态特殊,逐渐失去竞争力,无法在全球市场上竞争。

   但日本致力于创新的投资是令人钦佩的,比如鸿海买了夏普,在建的第十代(最新)面板厂傣厂,没有现成的机器可以买,设备必须与厂家一起开发,机器庞大到必须拆除,用飞机运进工厂,然后组装,整个工厂超过2平方公里。

   但是先锋的价格也很惊人,十代工厂已经建立起来亏损,因为消费需求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水平。 而随着夏普在2010年开发出四原色液晶电视,原来的电视机只有三原色“红、绿、蓝”,现在的夏普又是黄,可以忠实地展示过去不能展示的黄金,本来这应该是划时代的产品,但价格昂贵,又满足了韩国低价竞争,这种产品竟然滞销,电子产品注重大规模生产以降低成本,但夏普更多的是生产、库存,形成恶性循环。

   现在世界已经进入了另一个阶段,不再由计算机主宰,而是云、机器人、工业4. 0、VR、手机占主导地位的阶段,日本精湛的工匠精神、娴熟的思维,加上台湾的速度和低廉的成本,应该能够在亚洲打开一个大的未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