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几天我从松山机场乘出租车回来,运会充满了愤怒,说现在生意不好,在卢克自由旅行繁荣之前,运会把卢克带到旅馆里呆着,并立即带他们去玩,好的服务就能谈下一次包天旅行。 自清明节以来,机场显然会感受到内地旅客人数下降,而日本访台旅客人数亦因经济不景而缓慢增加。 运气就会滔滔不绝,愤怒溢于言表。

 | 未分类

   我不禁为第一线的人民鞠躬,坐在总统府里,行政院和立法院的朱功、朱杰抱着不完整的意识形态,一意孤行,这种政策不会影响他们的收入,但与中国经济有关的人可惨了。

   事实上,不仅台湾,这种基层的不满、愤怒、悲观情绪正在全世界蔓延。

   英国脱离欧盟可以说是一场从始至终的基层政变.,许多基层人民并没有从欧盟中受益,而是深受其害。 例如,欧洲联盟的许多农民现在种植的小麦与他们每年种植的一样多,他们饲养的绵羊数量由欧洲联盟管理。 在联合王国,由于移民和难民人数众多,福利开支激增,其他开支被剥夺.例如,学费飙升.许多基层儿童没有良好的受教育机会,向上流动的机会也很少。

   英国的全民公决,不是党派之争,而是阶级斗争,基层人民已经有了足够多的政府官员、商人、媒体等各种既得利益阶层只讲政治权利,盲目地宣传全球化的好处,处于全球化边缘的人民无法改变现状,只能采取极端措施。

   一家英国报纸刊登了一张泰晤士河游船的照片,船上悬挂着“离开欧盟”的旗帜,前往威斯敏斯特教堂议会大厦,但看到了一面“留在欧盟”的旗帜,象征着英国社会的撕裂。 媒体也曾说,《金融时报》支持“留在欧洲”,而英国最大的畅销小报《太阳报》、《旁观者》支持“离开欧洲”,属于同一报系的《泰晤士报》和《星期日泰晤士报》分别选择留在欧洲和离开欧洲,这种媒体划分是前所未有的。 英国国会女议员考克斯甚至死于极右杀手梅尔的枪下。 很难想象这种情况发生在理性主义的诞生地总是有人宣称。 即使英国退出欧盟公投失败,也没有人知道下次公投什么时候回来。

   由于劳动法改革,法国隔海相望,引发了网上抗议,9次大规模罢工、示威,每天在共和国广场上进行数百次“守夜”活动,暴露出人们对欧盟日益增长的不满。 法国一家舆论机构的数据显示,法国反对欧盟的人数占该国总人数的61 %,一年内上升了15 %。 记得欧洲国家组成欧盟,然后成员国货币变成欧元,欧洲经济也变得统一起来,我采访了很多基层群众,比如农民,劳动者经常抱怨,我担心这个脆弱的联盟能支持多久,分多久,分多久,似乎都是一样的道理。

   另一种基层情绪是由美国挑起的,总统候选人希拉里·克林顿与特朗普的亲密接触,实际上是特朗普的想法满足了基层民众的期望,希望保持美国基督教价值观,对伊斯兰恐怖主义进行强烈抵抗,但希拉里和奥巴马一味否认恐怖袭击者不是伊斯兰教,不愿采取强硬行动。 美国建国的精神,“免于恐惧”,美国总统不能保护,为什么为人民? 特朗普即使战败,下次也可能卷土重来,也可能有另一条特朗普路线。